夜堇

近战魔女类型的柴,性格变幻无常,喜欢把话真假各掺一半。
服装参考自家妹妹的衣柜。
虽然魔攻物攻都很强,但是喜欢物攻。
法杖是尖嘴锤,喜欢照柴脑袋敲,法杖可大可小自由伸缩但必须接触物体才能施展法术攻击,否则只能给自身叠buff。
各系较为简单的魔法都可以用,但大多都被用在生活方面,战斗方面经常使用的是黑魔法,与自身属性相关。
本着打不过还能偷袭的想法,将耳环制作成淬过毒的尖锐晶体。
在少年时期做过很多糟糕的事,在一些情况发生后改过自新,隐居起来。
平时都会在独居的小屋里制作各种药物,或者看看有趣的故事,偶尔出门采购生活用品。
眼睛不是自己的,但并不影响视力。
每天下午三点会喝下午茶,喜欢吃高热量的巧克力食品。纯肉食党,非常讨厌水果蔬菜,但为了维持身体正常机能还是会适当补充维生素。
因某些原因身体永远停留在21岁,实际年龄是个秘密,很多生活上的常识都并不是很清楚。

随手画

突然想出来的,一个梗,进行初步完善了一下(吐花症的,不喜勿喷)

银时得了花吐症,他知道自己爱的是老师。
但是,老师是自己亲手杀死的(自认为)。
银时把这份爱藏在心里,银魂的大家很担心,找来很多人让银时告白,都没有任何作用。
虚知晓此事,一直暗中跟随,并对银发武士如此软弱感到嫌弃。
最后一天,银时打发走所有人,来到亲手杀死恩师之地,抱着洞爷湖盘腿坐下,静静的看着夕阳缓缓下沉。
虚站在他身后(隐身),胸口信心有种预感要冲出来。
最后一刻,银时眯起眼睛缓缓躺下,双手拥抱仅剩一丝光芒的天空“老师,————”
he:吉田松阳瞬间占领虚的身体,抱住银时“———,—”
银时瞪大了眼睛,双手不敢碰触老师的身体“这不会……是梦吧”
“就把它当作是梦吧”松阳老师抚摸狗头。
“……嗯!”银时反过来紧紧抱住老师,老师的衣服上渐渐湿润。
——双方回归日常(虚回来了哦)——
be:虚猛然一愣,脸上似哭似笑“真的是……遗憾呢”
待到银发武士完全停止了心跳,上前慢慢合上了他的双眼,隔着手亲吻眼睛。
“我,不是老师”

谢谢,改了一下tag|・ω・`)

p2临摹太太的